中国党刊网 > 要论 > 正文

【名家点赞贵州】中国农业大学叶敬忠:贵州实践证明小农户之存续非现代化之梗阻

作者:叶敬忠     编辑:肖知潞   来源:中国党刊网    发布时间: 2019-03-11 14:32:15

微信图片_20190302155543.jpg

  编者按:春回大地,万象更新,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分别于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凝聚磅礴力量,夺取决战胜利!中国党刊网、领导者客户端即日起为您带来2019全国两会特别报道——【名家点赞贵州】,敬请关注。


文/叶敬忠

微信图片_20190303140859.jpg

(图为作者近照)


  近日,中办、国办发布了《关于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意见》。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在介绍该《意见》时强调,“农户家庭经营仍是中国农业经营的主要形式”,应“防止大量农民无法转移就业又无地可种”。这些都说明了中央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对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正确判断。自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以来,小农户议题一直受到各界关注,而要真正理解和正确对待中国数以亿计的小农户,需要具体的实践体验和深刻的学术诠释。


  贵州省通过在脱贫攻坚中的有益探索和扎实行动,对中央关于小农户发展和扶贫工作的重要思想进行了生动的实践化和具体化。贵州省2018年贫困发生率已下降至4.3%。这一成绩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在扶贫工作中对小农户主体性作用的正确认识和内生性动力的充分调动。


  小农户生产的逻辑在于自然协同性、劳动中心性和市场自主性


  亿万小农户是乡村振兴的主体,是乡村社会的维序者,是中央政策的坚定拥护者,是中华农耕文明和中华文化的传承者。小农户生产能够更好地发挥农业的多种功能、体现乡村的多重价值,非常契合“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


  荷兰农业社会学家范德普勒格对世界各地的小农户开展了四十余年的研究,我们共同对中国的小农户开展了十余年的研究。这些研究充分呈现了小农户生产的特定逻辑。小农户生产通常以生态资本的持久利用为基础,旨在保护和改善生计。其主要生产资料归家庭拥有,劳动力通常来自家庭内部。小农户倚重的是人与自然的协同生产。“好的产出”通常通过小农户对劳动对象的“精心照料”来实现。小农户还会利用匠人工艺创造各种新奇事物,会积极尝试新技术并将之与生产现实紧密结合,从而实现小农户视角的生产现代化。劳动是小农户生产的核心因素。小农户将劳动置于舞台的中心,坚信劳动是获得财富的唯一途径。


  小农户生产的目的是服务市场以及满足家庭生产与再生产的需要。小农户在组织自己与市场的具体关系时所遵循的原则是最大限度地实现灵活性、可移动性、自由性和自主性,因此会采取诸多精明策略以使生产活动远离市场,这样可以避免陷入大规模生产可能导致的巨大风险和不确定性之中。小农户的产品常常采用一种短链的方式与消费者联接。这是一种基于对食物质量标准有共同认识且相互信任基础上的食物体制,食物质量一直是小农户最为关切的方面。


  贵州省在扶贫工作中,充分发挥小农户的生产特点,利用山区独特的生态环境,扶持小农户发展多元化的山地特色产业。尤其是,毕节市的扶贫开发和生态建设试验区在开发扶贫、生态建设、小农户发展等方面卓有成效。


  小农户发展的重点在于差异化生产、小市场对接和多样化联合


  支持小农户的发展,并非排斥规模化的现代农业。我国人多地少,各地资源禀赋差异巨大。尤其是,在很多贫困地区,零散地块的丘陵山区更适合小农式的家庭生产。因此,小农户家庭经营仍然是我国农业的主要经营方式。与此同时,国家也必须支持粮食主产区的大规模、现代化甚至工业化的农业生产,尤其是对现代科学技术的应用,以实现粮食产量的持续稳定增长、确保国家的粮食安全。大量的城市人口、流动人口等的粮食安全应该主要由大规模现代化的农业生产来保障。而小农户的生产首先是保证自己家庭的粮食安全,借此实现对国家整体性粮食安全的贡献。


  但是,为了生计和发展,小农户的生产应该有别于现代化工业化的农业生产或常规的粮食生产,否则也无法与后者竞争。小农户的生产应该充分利用有限的土地等自然资源,按照乡土式的生产方式和生产技艺,种植乡土作物,饲养乡土家畜家禽,加工有地方特色的食物产品。也就是说,小农户的生产应该是差异化的生产。小农户生产的产品是比较自然的、绿色的、原生态的小农产品,如贵州省扶持贫困小农户发展的各种土鸡、土鸭、柴鸡蛋、农家猪、食用菌、有机茶叶、生态蔬菜等。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城市家庭,包括很多普通收入水平的家庭,对小农户生产的各类差异化优质产品有很高的需求。他们愿意以较高的价格购买小农户的产品,并通过产品购买与乡村人口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甚至在闲暇时携亲带友前去体验乡村生活和农耕文化。在此情况下,小农户与城市家庭的对接便成为小农户发展的关键。但这里的市场并非指一个全球性或全国性的无限大市场,而是指由一个个村庄或一组组农户以其特色产品为载体与城市的一个个社区或一组组消费者对接起来的一个个小市场。事实上,全国各地已经发育出很多这样的小市场。例如贵州的立碑村利用互联网技术,面对相对固定的城市群体,售卖特色农产品;织金县组织小农户发展手工产品,并与城市进行销售对接等。


  但是,小农户生产的小规模和多样化的特点也决定了其很难作为个体去开拓或对接城市消费者。在此背景下,小农户的联合极其重要,这种联合可以采取多种形式,如以合作社形式组织小农户、以新农人或家庭农场带动小农户、农户个体之间的自由联合等。贵州省在扶贫工作中充分认识到,要发挥小农户的作用,重要的是将小农户组织起来。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中水镇成立的专业合作社就将种植有机苹果的271户联合了起来。


  对小农户的误读在于效率误区、规模崇拜和刻板印象


  人们对小农户和小农户生产存在诸多错误认识,尤其是常常套用市场理性、交易成本、利润最大、劳动价格等一系列陈词滥调来分析和对待小农户。这些概念本身已经预设了小农户的劣势和消亡必然性。这些概念对分析企业家和企业化生产也许非常适用。但需要认识到,小农户是一种特定的社会类别,需要使用特定的理论和特定的概念去理解、分析和对待。


  人们往往认为小农户生产是低效率的。其实关于规模与效率一直是学术界和实践领域争论的议题之一,而且有学者提出了土地规模和土地生产率呈现逆向关系的论断。人们还常常坚持对规模的盲目崇拜。但农业生产应该是大规模还是小规模,从来就没有定论,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马克思主义内部就已经产生过生产规模的大小之争。


  那些笃信小农户低效率、盲目崇拜大规模的人们,每每将小农户看成是眼中钉肉中刺,形成了小农户之存续乃现代化之梗阻的刻板印象。在此背景下,现代化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也常常由小农户背锅。在普遍性膜拜大规模养猪场的当下,非洲猪瘟疫情倒是令人们开始反思,原来小农户的机遇大于风险。


  总之,社会需要摈弃小农户存在“固有的落后”的刻板思维。我们需要认识到,小农户也有现代化的梦想,但这种现代化未必是外部人标准的现代化;小农也有市场对接的愿望,但并非外部人建议的彻底浸没在无限大市场之中。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应该具有平行的主体地位,切勿以现代化之名摧毁小农户。(作者系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袁燕)


  作者简介:


  叶敬忠,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社会学博士,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高等学校社会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和北京市新世纪社科理论人才百人工程。分别获第六届、第七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社会学学科的一等奖、三等奖,北京市第十届、第十一届、第十四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二等奖、二等奖,以及第四届中国农村发展研究奖、霍英东教育基金会第九届青年教师奖、宝钢优秀教师奖、国家林业局优秀专家称号等。关于中国农村留守人口、新农村建设、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的研究均产生重要的政策和社会影响。相关研究建议多次获得中央领导的重要批示。研究领域包括国家发展与农政变迁、发展干预与社会转型、劳动力流动与留守人口、小农农业与土地政治、农村教育与社会问题等。研究主要采用人类学的方法和社会学、政治经济学、政治学和后结构主义的分析视角。发表中英文论文近200篇。主要著作包括《发展的故事》《别样童年》《阡陌独舞》《静寞夕阳》等。译著包括《遭遇发展》《农政变迁的阶级动力》《新小农阶级》。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黔ICP备13004279号-3
Copyright ©当代贵州期刊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