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党刊网 > 要论 > 正文

从“面包”到“面条”:小麦的东行之路

作者:李娟-综合整理     编辑:袁燕   来源:中国党刊网    发布时间: 2018-08-21 14:55:02

  当代贵州全媒体记者 李娟 综合整理


  导语:近日,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发布了河西走廊西城驿遗址考古发掘信息,在历时8年多的发掘中,出土了一些碳化小麦和大麦。西城驿遗址的筛选、浮选结果显示,该遗址的农业是以粟、黍为主的旱作农业,在发展过程中农业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西城驿遗址小麦出现的年代在距今4000年前后,在同处黑河流域且与西城驿遗址性质相同的金塔缸缸洼、火石梁等遗址,在这一时期也先后出现了小麦,表明河西走廊地区不仅仅是对外交流和贸易的通道,也是小麦进入中国的一条重要通道。


  众所周知,小麦起源于西亚,后传入中国,并逐步地取代粟和黍两种小米成为了中国北方旱作农业的主体农作物。但是,小麦是何时传入中国的?通过哪条途径传入中国的?传入中国后又是如何扩散的?都值得我们探索。


成熟的小麦.jpeg

成熟的小麦


  小麦传入中国


  世界有四个农业起源中心区,即西亚、中国、非洲北部和中南美洲,其中西亚是小麦的故乡。小麦起源于西亚的肥沃新月地带(Fertile Crescent),这个地带大体包括现今的以色列、巴勒斯坦、黎巴嫩、约旦、叙利亚、伊拉克东北部和土耳其东南部;考古发现的最早的小麦遗存出土于EPPNB(早前陶新石器时代B期)时期的考古遗址中,绝对年代在距今10500-9500年间 。


  小麦的传播向东抵达中亚地区后就停滞了,确切地说,传播速度变得缓慢了。考古发现显示,早在距今7000年前后,小麦已经传播到了中亚地区的西南部,例如位于土库曼斯坦境内的科佩特山脉(Kopet-Dagh)北麓 ,但迟至数千年后才继续向东进入了东亚地区。


  然而历史事实证明,小麦终究还是继续向东传播,并进入到中国古代文明的核心区域,即黄河中下游地区,随后逐步地取代了当地本土农作物品种-粟和黍两种小米,成为了中国北方旱作农业的主体农作物,形成了现今中国“南稻北麦”的农业生产格局。


  小麦通过哪条路线传入中国?


  小麦是自西亚通过中亚传入中国的,所以西北地区似乎应该与小麦传入中国的路线或途径关系最为密切。与之相呼应的是,在历史时期,特别是秦汉以降,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主干道是丝绸之路,而位于西北地区的河西走廊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道。再考虑到这一地区也是目前早期小麦遗存出土比较集中的区域,所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小麦是沿着丝绸之路这条通道传入中国的,即自中亚地区出发,跨越新疆塔里木盆地南北两侧的绿洲通道,穿过河西走廊,通过关中平原,进入中原地区,最终到达海岱地区。


  但是,根据出土早期小麦遗存的考古遗址的地域分布规律,看不出一个由西向东的传播模式,因为在西北地区、中原地区和海岱地区都发现有距今4000年前后的早期小麦遗存,不仅如此,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可信度最高的年代最早的小麦遗存出土于山东胶州赵家庄遗址,这个遗址恰恰位于整个带状地带的最东端-山东半岛上。所以,小麦是否确实是沿着丝绸之路由西向东逐步传入中国的,值得重新考虑


  事实上,就古代东西方文化的相互交流而言,丝绸之路并不是唯一的通道,在不同的时期还存在着其他路线,例如海上丝绸之路、南丝绸之路、以及“欧亚草原通道”。所谓欧亚草原通道是指以欧亚大陆草原为主线的一条横贯东西的古代通道,这条通道东起东北亚的大兴安岭西麓,西至欧洲中部的科尔巴阡山脉,途径蒙古高原、南西伯利亚、中亚和西亚的北部,直达欧洲中部。欧亚草原通道的主体是平坦广阔的草原,中途没有难以克服的自然障碍,所以成为了连接东西方文化的天然廊道。


欧亚大草原.jpeg

欧亚大草原


  冬小麦的出现


  商周时期,麦(大麦小麦先后)就已经从西亚传入中国,《左传·成公十八年》中有这么一段:“周子有兄而无慧,不能辨菽麦,故不可立。”说明春秋时期,麦已是中原地区比较常见的作物,不能辨识大豆和小麦成了“无慧”的标志。但是小米此时在中国人饮食中的地位是小麦无法企及的,从远古先人时期,粟(小米)就是黄河流域的主食,这种传统延续了上千年,对小米来说,不管是种植技术还是饮食技术,都已经非常发达,而小麦则不然,它的抗寒能力强于小米而耐旱却不如,加上粒食传统和路径依赖,麦还不具备取代小米的资格,但就在这一时期,麦种有了一个革命性的巨变,冬麦出现


  为什么说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巨变呢?冬麦是秋播夏收的品种。中国传统的粮食作物都是春种秋收型的,比如“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说的就是小米春天播种,秋天收获。每年的夏季往往会出现青黄不接,引发粮食危机,而冬麦的出现给了旱地农业的中原地区一个新的解决方案,种冬小麦,起到起到继绝续乏,缓解粮食紧张的作用。正是因为这一点,小麦的种植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在民以食为天的古代中国,这是革命性地物种,给了小麦巨大的政治光环。


  冬小麦的出现是小麦适应中国风土人情所做的最大的改变,也是小麦在中国发展最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


  为什么麦会这么受圣人重视?


  一是因为冬麦和小米的这种互补性,能解决青黄不接的问题,起到继绝续乏,缓解粮食紧张的作用;二是一旦遇到灾年,秋天绝收,可以立刻补种冬麦,防止灾情扩散,特别是这一点,尤为受到统治者的注意,所以麦从众多的粮食作物中脱颖而出。


  在汉武帝末年,关中地区仍然没有形成种麦的习惯,董仲舒就向汉武帝提建议:“今关中俗不好种麦”,然后建议在关中推广麦作,“遣谒者劝有水灾郡种宿麦。”汉昭帝时还向没有麦种的贫民发放种子,并免收遭受灾害损失者的田租和所贷出去的种子等物。到西汉末年的成帝时,关中地区的麦作在有名的农学家氾胜之的推广之下得以普及。


  三国时的曹操更以重视小麦种植著称。他曾立下“士卒无败麦,犯者死”的命令。于是当军队要通过麦田时,“骑士皆下马,付麦以相持”,曹操还以身作则,割发代刑,以示对自己坐骑腾入麦中的一种惩罚。


“割发代首”.jpeg

“割发代首”


  什么原因推动小麦在中国的发展?


  在小麦的发展过程中,比行政命令更起作用的是人口的流动。西晋永嘉年间(307~313年),北方少数民族军队进入中原,不堪战乱的汉族百姓纷纷南迁,进入到江南地区,他们把小麦种植带到了江南,使小麦第一次在江南地区得到了较大的发展。其中种植面积较大的建康周围和京口、晋陵之间以及会稽、永嘉一带,也正是南迁北方人的聚集的地区。唐代安史之乱和宋代靖康之变所引发的更大规模的人口南迁,更使冬小麦在南方的种植达到了高潮。南宋初年的南方各地“竟种春稼”“不减淮北”。


  小麦的成功也在于自身的可塑性。它在淘汰和冲击本土作物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接受本土的改造。首先是栽培季节的改变。小麦传入中国北方之初,可能和原有的粟、黍等作物的栽培季节是一样的,即春种秋收。但在长期的实践中人们就会发现,小麦的抗寒能力强于粟而耐旱却不如。


  其次是食用方法的改变。从众多的历史记载来看,小麦传入中国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中国人食用小麦的方法可能和食用小米和大米是一样的,即所谓“粒食”。将小麦整粒蒸煮熟化之后,制成“麦饭”,用筷子挟食。后来也可能将小麦粗粗一磨,变成了碎粒麦屑,使其更象北方的小米,然后再按小米的蒸煮方法“合皮而炊之”,加工成“麦饭”。


面食的大规模普及.jpg

面食的大规模普及


  随着麦作的发展,人们对于麦食的观念也发生了改变。小麦在世界各地的扩张和面食技术的发展几乎是同步的,但中国似乎是个例外。小麦在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已进入中国,而面食的出现却是在距今二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真正把面食普及到大众中去则是在一千多年前的唐宋时期。麦作的推广和面食的普及是分不开的,就面食的加工方法而言,中国人也没有像其它以小麦为主食的民族一样靠烤面包来养活自己,而依然是采用自己所惯用的方法,将面粉加工成馒头、包子、面条之类,蒸煮而食。


  结语;小麦是现今世界上最重要的粮食作物,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以小麦为主要食粮。从西方到东方,从面包到面条。在各种农作物中,小麦栽培面积和产量均居世界前三。在中国,其重要性也仅次于水稻。


  小麦在中国克服了重重障碍,经过了一个漫长的本土化历程,它在淘汰中国原有的一些本土粮食作物的同时,使自己在粮食供应中的地位稳步上升,最终成为一谷之下,百谷之上的粮食作物,尤其是在中国北方更是成了首屈一指的粮食作物。小麦丰富了中国人的生产和生活,对于土地的开发利用和人口的增长起了积极的作用,同时也为具有中国特色的麦作文化发展奠定了基础。


  (资料来源:新华社 中国考古网 《生命世界》 “壹读”微信公众号等)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黔ICP备13004279号-3
Copyright ©当代贵州期刊传媒集团主办